王春潇:逆行 同行

2020年12月01日17:22
文字缩放:

我是王春潇,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新闻中心评论部《24小时》栏目的主播。其实在主播台前,我是一个新人,但是在新闻战线上我却不是一个年轻的记者了。过去的18年,我7年一线拼杀,9年带队驻站祖国东南沿海省份——福建。2018年底我选调回北京转岗做了主播。

在这18年中,无论职业角色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有一件事儿始终未变,那就是想去现场,要在现场的新闻理想。

王春潇在武汉前方演播室录制抗击疫情直播访谈节目

大年初三,我拿着一张单程票前往武汉,这一去可真的不短,3个月完成94期直播访谈。在武汉有200多位同事,我们逆行挺进“红区”,武汉直播间也迎来了138人次的“红区人”。在一线,肯定有太多的不容易,但是我们200多人的总台团队从来没人叫过苦,更很少有人轻易掉泪。但当我随大部队撤回北京,看到两个儿子拉着“欢迎妈妈胜利归来”的条幅接站时,而我只能戴着口罩隔空给他们一个久违的拥抱??那一刻,我哭了,我的很多不轻易掉眼泪的同事们也哭了。

从武汉返京,王春潇家人接站

这一趟出差,89天。

2009年,80后的我迎来2字当头的最后一年。很多姑娘在这个年纪会选择安居乐业,而我在这一年放下总部七年的一线采访积累,道别家人来到福建。这里也是我的外公当年渡江南下,为了共和国的建立浴血奋战的地方。我在这里一扎,就是9年。

两个带九的数字,成为我职业生涯中最有意义的见证。很多人将记者同消防员,抗疫医生和救援英雄并列为“逆行者”,其实我们只是扛上了摄像机选择记录英雄而已。但的确一旦成为记者,也就选择了一种逆行而上的人生。

2010年,福建暴发百年不遇的洪灾。面对全省险情无处不在的严峻形势,我和团队选择挺进一个叫宝庄的山村。因为洪水,那里的道路通讯全部中断,成为孤岛,并且随时面临被泥石流冲击掩埋的风险。我们背着海事卫星等直播设备,义无反顾冲了进去。当时团队共7个人,平均年龄只有26岁。

山路上满是淤泥,一脚下去泥巴瞬间没了大腿,三位挺进宝庄村腹地的记者走丢了四只鞋,泡废了两部手机,但是拍摄和传送设备都保住了。有的记者磨破了手,勒红了肩,但是大家一个比一个更无惧生死。

当时,有位孕妇已经被洪水围困了八天八夜,而且随时有临产的可能。我们最后在山里用海事卫星直播了这样一段至今令人难忘的现场:救援人员搀扶着这位九个月身孕的村民走上临时搭建的铁桥,当她安全通过这座生死之桥时,看到那一刻,直播线上的同志们心潮澎湃,激动不已。后来编辑告诉我,大家在全天候不间断关注这场惊心动魄的救援,向这场救援的圆满成功致敬!

驻站9年,台风,火灾,地震,爆炸,泥石流,我一次又一次出现在报道现场??

王春潇进行现场报道

逆行新闻现场的我还有一个侧面希望大家看到,那就是与新时代的“同行”。刚刚过去的2020年“十一”长假,我制作了《坐着高铁看中国》系列报道,第一天奔驰在京广线,分别半年,6个小时的新媒体直播我带网友回到武汉。

有一种现场报道很无敌,那就是——真情流露。那一天,节目最后那一连串的排比句没有提前的预案也没有之前的文稿,全部都是一名驻守一线89天的记者重返新闻现场,对伟大祖国发出的由衷赞美和祝福——“是啊,我既是一名记录者,也是这个国这个家的十四亿分之一。我和每一位中国人一样都希望我的国我的家,她很好,她更好!”

作为记者,我们有幸和家国同行,当我和人民英雄张定宇院长一起在武汉火车站录制快闪《我的祖国》时,当听到歌词“这是强大的祖国,是我生长的地方”时,我泪如雨下,和抗疫报道的同事抱在一起哭了很久。记录下这场抗疫斗争万般不易的我们,比任何人都想为祖国点一个大大的赞!

作为记者我是幸运的,在主流媒体平台,只要努力,我们就可以见证每一个新闻现场,我们也有机会把这真挚的民族复兴国家情怀付诸屏幕与笔尖。今天常常有人会问,现在人人都可以是“自媒体”,若干年后还会有“记者”这个职业吗?

白岩松老师曾这样回答:“20年后可以人人皆记者,但是专业的好记者依然很少,而一个专业的好记者,要保有对未知的好奇,对社会丑恶现象和落后面貌的不满意,以及对自己不够专业的不满意。而在行走中,我们要始终保有对人尤其是对普通人的温度,更要有对美好未来的追寻。当然,这一切都需要建立在有韧性的长跑中。”

我想说,“逆行”让我脚下沾满那最珍贵的泥土,“同行”让我和这个新时代一起发光。我愿在这新闻的职业道路上,踏石留印,步履不停。 

(来源: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微信公众号)

(责编:张莉)

Baid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