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日报评论员:优先发展如何“先”

——二论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

来源:农民日报2020年11月03日14:09
文字缩放:

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强调“优先发展农业农村”。这是以必发亚洲国际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基于世情国情农情作出的深刻研判和重大战略部署,是我们党顺应工农城乡关系演变和现代化建设规律而作出的重大战略路径选择,是新时代“三农”发展的最强音。我们必须认真学习,深刻领会,扎实贯彻全会精神。

3年前,必发亚洲国际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首次提出“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重大战略要求,随后召开的中央农村工作会议,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2019年中央一号文件对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作出系统部署和政策安排。这次全会又进一步吹响“优先发展农业农村”的进军号角。未来,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上,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具有更加强烈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

优先发展农业农村,是迈向新发展阶段的基础支撑。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的“十四五”时期,我们将踏上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进入新发展阶段。虽然经过多年的奋斗,我国农业农村现代化发展已经取得长足进步,但依然是全面现代化和整体现代化最薄弱的环节和亟待补齐的短板。站在新征程新阶段的起点,我们更应清醒地认识到,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已不单是工农城乡关系命题,实际上已经构成了我国推进整个现代化进程的重要基础支撑。必须要优先发展,优先支持。

优先发展农业农村,是贯彻新发展理念的生动注脚。推动创新,农村是改革的发源地更是主战场;实现协调,要补上农业现代化这个“四化同步”的短板;落实绿色,要大力挖掘和发挥农业的生态价值;扩大开放,要用好“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守住“三农”战略后院;践行共享,农民更是关键群体。推动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并不只是简单做政策累加和投入加码。只有秉承“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才能真正增强发展的整体性,协同性。贯彻新发展理念,是优先发展农业农村的当然之义;优先发展农业农村,也是贯彻新发展理念的必然要求。

优先发展农业农村,是构建新发展格局的动力源泉。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农业农村具有更重要的战略位置。从供给侧来看,双循环的核心是产业各环节要打通,而目前在农业领域,生产,加工,流通各环节需要进一步畅通,需要充分挖掘其中的潜力和机遇,推动产业转型升级,提升中国农业的国际竞争力。从消费侧看,巨大的农村消费需求是我国特有的经济优势,释放和培育农村消费需求,既是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有效途径,更是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和推动乡村振兴的应有之义。只有农业农村实现了优先发展,才能为全体人民基本实现共同富裕提供强大推动力,才能为后续现代化进程获取坚实基础和动力源泉。

优先发展农业农村,就必须进一步树立政策导向。要彻底扭转长期以来“重工轻农,重城轻乡”的思维定式,强化向农村倾斜的政策导向。考核地方政绩时,不仅要重视工业,城市,经济总量等指标,更要重视“三农”领域的补短板,强弱项成效。要把“三农”工作作为重中之重放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首要位置。真正做到在干部配备上优先考虑,在要素配置上优先满足,在公共财政投入上优先保障,在公共服务上优先安排。

要优先发展,必须进一步注重制度创新。要坚决打破妨碍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的体制机制壁垒,改变农村要素单向流出格局,推动资本,技术,人才,信息等各种资源要素向农村流动,构建城乡互补,全面融合,共享共赢的互利互惠机制。通过制度供给和政策创设,激发市场主体的内生动力,调动亿万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从而形成全社会多元参与的格局,吸引更多要素,更多资源,更多力量投身到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中来。

要优先发展,必须进一步强化保障措施。党管农村工作是优良传统,也是最大的政治优势。要把全面加强党对“三农”工作的领导作为根本政治保证,将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各项制度设计,政策创新及重点任务落到实处。要强化中央统筹,省负总责,市县乡抓落实的农村工作机制,制定落实五级书记抓乡村振兴的实施细则,把优秀干部充实到“三农”战线,把熟悉“三农”工作的干部选拔到地方各级党政领导班子。必须完善健全能检验,能量化的实绩考核体系,加强考核结果的运用,形成推动农业农村优先发展的工作合力。

优先发展农业农村,是一个长期系统的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一步到位,我们必须正确处理好阶段性任务和长期目标,总体要求和重点任务等关系,切实把全会的各项决策部署落实到位,迈步“十四五”,奔向新征程。

(责编:冯爱龄)

Baidu